国开发银行原行长:年底镇江隐性债务置换方案未获财政部门经过

原标题:南财快评:地方隐性债风险的防范化解需要桥归桥、路归路12月16号据媒体报道,国开行前行长郑之杰称,今年国开行成功参与了山西省的债务化解,但是江苏省镇江市的隐形站务置换方案并没有获财政部的通过。 隐性债是地方债风险防范化解的重点。镇江和山西隐性债化解方案不一样的结果,更表明了地方隐性债风险的防范化解需要突出桥归桥、路归路的基本思路。市场化隐性债解决方案,只能基于市场。任何让市场承担额外代价的应对方案都不具有可持续性,会影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的发挥。如强行让市场接受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解决方案,则后果是严重的。这与其说是解决问题,还不如说是严重的问题换成了更加严重的问题。 地方隐性债不一定都会转化为地方债。只有在地方隐性债不可持续,地方债务本息不能正常偿付时,才可能转化为地方政府应该直面的地方债问题。镇江和山西隐性债问题,都选择了市场化的解决方案,但镇江方案仍未得到批准。两个方案的最主要区别是,获批的方案可以产生能用于债务偿还的现金流,未获批的方案不能产生充分的现金流。道理很简单,债务风险的防范化解需要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隐性债不可持续,说明这样的债务清偿只能采取非常规的解决办法。但是,这样的办法,在很大程度上还得遵守市场规律。 债务问题首先需要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协商来解决。债权人通常需要牺牲一定的利益来寻求损失最小化目标的实现。当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不能解决问题时,需要引入第三方。第三方之所以愿意参与债务问题的解决,同样必须基于市场,必须有相应的回报。第三方或因资金雄厚,可以接受债务期限延长的解决方案;或因对债权人资产的处置更加专业,可以因此获得专业的回报。纯粹让第三方来当“冤大头”,肯定不是从根本上防范化解债务风险的基本思路。 简单地说,第三方或者从债权债务关系的调整中得到补偿,或者必须看到未来的投资回报,否则不可能自愿参与。注入可以获得未来回报的资产,在很大程度上是地方政府引入第三方参与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必须做的事。第三方的到来,绝不意味着地方政府在此责任的减少。地方隐性债风险的防范化解必须坚持桥归桥、路归路的原则。 当然,这也不是说,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或隐性债就一定会转化为地方债,只要平台运行正常,平台债平台可以自己清偿。而且,由于平台债务往往有对应的资产,资产本身可以对冲债务风险,因此,隐性债问题需要一一甑别,简单地将隐性债和地方直接债加总,容易高估债务风险,不利于地方债风险的防范化解。 (杨志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标题:国开行原行长:年初镇江隐性债务置换方案未获财政部通过

图片 1

“我们非常愿意出手帮助地方政府化解债务风险。”国开行原行长郑之杰12月14日在上海的一个论坛上表示。郑之杰介绍,今年国开行成功参与了山西省交通债务的化解,该方案也获得财政部的通过。

2019年3月25日,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发布了专题研究《从镇江模式看地方政府债务化解之道》,报告要点如下:

对于市场关注的镇江隐性债务置换方案,郑之杰表示:“镇江存在还款压力大、成本高的问题,镇江也想拉长期限、减少当期财政负担。我当时也参与谈过,但镇江报的方案未获财政部通过。”

当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情况

谈到其中区别,郑之杰说,山西的项目通过公司化运作,整个项目具备有现金流,但镇江的项目是纯公益性的。

Ø 显性债务风险可控,隐性债务较为突出,融资平台债务风险高筑2018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约为32-41.7万亿,为显性债务的1.7—2.3倍,含隐性债务的政府负债率跃升,并大幅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其中,融资平台有息债务规模将达到36万亿,占隐性债务的比重超过八成,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山西交控模式

Ø 部分区域债务风险凸显,需重点关注结构性风险

据《山西日报》今年8月报道,今年上半年山西省交控集团向国开行等银团平移置换债务2337亿元,化解该省高速公路债务风险。

若以显性债务为衡量,贵州负债率超过欧盟60%警戒线,黑龙江等11个省份债务率超过100%国际警戒标准;若考虑隐性债务,超过欧盟60%警戒线的有14个,贵州仍高居首位;除海南、西藏处于警戒线下外,其余29个省份债务率均超过100%警戒线。

山西省交控集团全名为山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注册资本为500亿,主营范围为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经营和管理等。山西交控由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而山西国资由山西省国资委全资持股。

从镇江模式看地方政府债务化解思路

郑之杰在论坛上介绍,山西省以交通厅的名义建设了许多高速公路,资金来源有贷款、信托、理财等,期限有长有短、利率有高有低。一段时间内到期的贷款比较集中,利率比较高。开行和山西省协商后,山西省成立了高速公路公司,把债务进行再整理,通过银团贷款的方式把期限拉长,债务利率也得以下降。

镇江市经济和财政实力弱,隐性债务规模大,融资成本高、融资受阻。在此背景下,镇江市主动提出隐性债务化解方案:

本文由葡京在线发布于电商,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开发银行原行长:年底镇江隐性债务置换方案未获财政部门经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